一首詩

輕則,突然地動山搖

忘記了日期、時間、地點

我在哪兒?現在幾點?我在做什麼?

是早上、下午或是晚上?

第一時間要找手機,我要知道日期和時間。

第一時間要找廁所,我要搞清楚我的所在位置。

第一時間要找窗口,看天色。是早是晚?

中則、deja vu。腦電波壞了,

突然回到了中學的某一幕、旅遊的某一瞬、

自己以為,當年已經有先知的能力,

來過今天的這一個畫面了。

重則、無法自控肌肉、

手臉抽搐、口水直流、無非講話也無法打字。

自己不受控地發出「嗚嗚」的叫聲。

每次都暗暗害怕,在朋友同事面前重度發作的話,一定醜怪得無地自容。

無論輕、中、重,也有相同的失望感

是有重量的失望,重得像把心臟也拉下來

「接受吧,接受吧,

這是永遠永遠治不好的。」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